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

  清末京城王公贵族家的夫人以及旁边的佣人。

  现如今,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其实,在清末民初,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

  在民国时期,保姆多叫佣人。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老妈子”。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怕什么——没辙了,我给人当老妈子去。”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因为当时,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都有佣人,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从年龄分:有二三十岁的、有四五十岁的,甚至有六十来岁的;从能力来分:有会烧菜做饭的,有会做针线的,有善于收拾房间的,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

  老北京介绍佣人,有专门的店面。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姓张的开的就叫“张家店”,姓李的开的就叫 “李家店”。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佣工绍介所”,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门楼”式木牌,下垂一红布条,写上“某某佣工绍介所”,并注明“社会局立案”。谁要雇人,就到这里联系,问明要求,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试工三天,如果中意,便可留下长干,第一天的工钱,归“绍介所”。年轻力壮、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一般先问零钱多少,再谈工钱,零钱多,工钱便可少。“佣工绍介所”在佣人失业时,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并提供水、火、炊具等用于做饭。

  民国时期,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1924-1999)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院里住户人家,都有男女佣人,谁家用老妈子,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冯安氏佣工绍介所’去找人,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一东一西的小院,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能说会道,也十分负责。她介绍的‘老妈子’一般都很可靠,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如洗衣服时,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好、好……你拿去吧。’她便落一双丝袜子,嘴里还埋怨:‘唉,您真不在意,挺贵的东西……’”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每个月管吃管喝外,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

  当年,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做饭、做针线活儿、打扫房间等。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就雇了三个佣人:一个王妈,一个潘妈,一个胡妈。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潘妈专职侍候朱安,胡妈负责买米买菜。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每人每月三元大洋。

  民国时期,这些佣人每月工钱,最高六元,最低三元,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大宅门里客人多,送礼的多,买东西多,佣人都可得零钱,客人也会给佣人,这叫赏钱,买东西节省的,佣人们也会留着,这叫底子钱。

  正常的零钱收入,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即四元工钱,还可分到四元零钱。如果有一两桌牌,那就更多了。如果是客人少,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买煤、买菜时得点底子钱,每买一两元的东西,可得二三十枚,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这样算来,如果三四元工资,每月底子钱,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总共可得两元零钱,这样最不济的佣人,只要有事由,每月可赚到五元钱。所以在讲价时,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

  如此看来,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当时,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二百三十枚大铜元,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当时,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

  当时“国货售品所”曾举办过“九九货”大展销,即每一份九角九分。其中一包蓝士林布,两丈长,九角九分,三元买六丈,还剩三分钱。那时黄金比较贵,每两一百零五六元,老秤的一两,约合三十二克,三元工钱,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整年不用花钱,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都攒起来也很可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可是一笔巨款。所以,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也是常见的事。在清代,男主人欠师爷钱、跟班、听差的钱,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这种佣人叫作“带肚子”,他们是辞不掉的,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刘永加

  11月19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刊文称,最近,伴随着日本政府出台扩大外国劳动力引进的相关政策,日本社会开始出现各种论调。覆盖面颇大的医保体系首当其冲,成为了“靶子”。不少日本人认为,如果在日本工作的外国人持续增多,应该将他们赡养及抚养的海外家属排除出日本医保体系。对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希望建立一个能够妥善应对的机制。

  文章摘编如下:

  按照日本现行医保制度,在日本生活的外国留学生、外国劳动者都可以加入日本医保体系。参保者不仅自己就医时只需负担费用的三成,在海外的赡养及抚养家属如果来日本接受治疗,也只需负担三成。如果这些家属在日本以外的国家接受治疗,可以只负担日本相同治疗费用的三成。该制度极大提高了在日外国人加入日本医保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不少恶劣的中介机构以及一些在日外国人,也利用该制度实施冒充、代领等违规行为,造成日本医保费用的流失。

  但是,从制度的公平性来看,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既然加入了日本医保,缴纳了保险费,享受与日本人同等的权益就理所当然。参保日本人的家属可以享受的权益,为什么参保外国人的家属就不可以享受?如果限制或取消外国人参保者家属的权益,中间明显牵涉到种族歧视问题。

  当初,日本医保体系将参保者家属也包括进来,主要是考虑到海外生活的日本人。如果对参保外国人的家属权益进行限制或取消,那么海外生活的日本人及其家属又该如何处理?

  令人担忧的是,此次针对外国参保者家属的所谓“讨论”中,在日外国人不正当利用日本医保制度等观点及偏见,开始快速渗透至日本社会。

  而真实情况却是,所有参保者(包括日本人)及家属在海外接受医疗后报销的费用,每年只有约27亿日元,只相当于日本每年40万亿日元总费用的万分之零点六。

  当然,不论金额多寡,排除医疗报销中的各种不正当行为都是必须的。不过,这是一个强化体系监管、弥补制度漏洞的问题,并不是制度本身出了大问题。日本厚生劳动省2018年3月也专门出台了官方文件,进一步完善审查机制。

  如果换个角度看问题,给予在日外国人家属同等待遇,可以吸引更多在日外国人参保,持续扩大日本医保缴纳者的基数,增强日本医保体系长期运转的能力。此外,日本还可以借此向世界表明对待外国人的友好态度,树立起更加开放的形象。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0日电(闫淑鑫)又一家便利店撑不下去了!

  近日,有消息称,北京本土便利店品牌全时陷入资金危机,目前正在寻求出售。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走访发现,北京地区已有部分全时便利店处于缺货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近三个月以来,已有邻家、131等多个便利店品牌因为资金问题深陷泥潭,或关停,或卖身。

   全时便利店门店。中新经纬 闫淑鑫 摄

  出现资金问题,全时多门店已缺货

  今年下半年,便利店品牌经营频频出现问题。

  8月,邻家便利店因背后出资方P2P平台善林金融暴雷,银行账户冻结,一夜之间168家门店全部关停。

  9月,131便利店因投资方春晓资本暴雷,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关门倒闭,创始人失联。

  如今,号称北京地区规模最大的全时便利店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有媒体报道称,全时便利店正与企业洽谈对接,或将出让部分股权给苏宁易购或物美等企业。更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全时便利店已经开始进行资产盘点,准备出售。

  全时便利店出现资金问题,在业内人士看来,或与其大股东卷入P2P平台兑付危机有关。

  资料显示,全时便利店成立于2011年,复华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复华控股”)持股61%,是其第一大股东。据了解,复华控股旗下P2P平台海象理财已延期近3个月,爆发严重兑付危机,进而殃及复华控股资金链。

  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梳理公开报道发现,自今年9月以来,复华控股多家子公司被曝出存在裁员、欠薪等情况,旗下商业零售企业也未能幸免:先是全时生活5家门店全部关停,紧接着地球港也陷入“停业、欠薪”风波,如今全时便利店又被传出正在寻求出售。

  11月20日,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走访发现,北京地区已有部分全时便利店处于缺货状态。在朝阳区一家全时便利店内可以看到,较之前相比,该店所售商品明显减少,零食区、酸奶区等多个货架层几近空置。

   北京一家全时便利店内,零食区、酸奶区等多个货架层几近空置。中新经纬 闫淑鑫 摄

  便利店工作人员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店内商品之所以这么少,主要是因为刚盘点过。至于何时能补全商品,该工作人员称“说不好”。据媒体报道,由于账款未结等问题,一些供应商已停止为全时便利店供货。

  值得一提的是,全时便利店方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否认“出售传闻”,并称公司运转正常。

  艰难生存背后:成本高企、盈利不易

  有人说,便利店从来都不是一门赚钱的生意。数据显示,7-11、全家等便利店行业头部企业的平均净利润率甚至都达不到3%。

  “便利店行业的房租成本和人工成本太高了,盈利能力比较低,国内的大多数便利店都不怎么挣钱。”一位便利店行业的从业者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便利店报告》,便利店行业的运营成本正在快速上升,主要原因是租金和人工,其中房租成本上升18%,水电成本上升6.9%,人工成本上升12%。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也提到,便利店是一种运营成本极高的零售业态。

  “便利店看似经营简单,实际上这一行业成本控制的难度要远高于其他零售业态。如果企业内部成本管控失效、供应量管理不完善,加之产品品牌购买频率低、跟不上市场需求变化的脚步,便利店想要盈利是非常困难的。”赵萍表示。

  赵萍指出,便利店的发展对于资金链的要求比较高,一旦资金链过于紧张,盈利能力又跟不上资金面需求,很容易出现大规模关店的情况。

  此外,饮品观察人士马磊认为,部分便利店品牌不顾自身情况盲目扩张,也是导致其处境尴尬一个重要原因。

  以全时便利店为例,2017年底,全时便利店曾启动“百城百万”计划,即投资百亿元,五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目前,全时便利店在北京拥有400家直营店,全国门店数达800家。

  “便利店的扩张程度与区域购买力、市场容量以及自身经营能力有关,部分便利店品牌在不具备高水平管理及资源整合能力的情况下,盲目扩张甚至在市场饱和状态下恶性竞争,导致自身也是惨淡生存。”马磊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分析称。

  赵萍也认为,可靠的资金来源以及精准选址是便利店品牌大规模扩张需要满足的条件。“精准的选址才能保证新店的成活率,降低投资风险,较早进入回报期。加之资金充足、来源可靠,才能形成资金上的良性循环。”赵萍如是说。(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产经中心 → 健康频道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