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包裹经过家门口 又被送到隔壁省

  11月14日,“双11”后第三天,你的快递到手了吗?

  在这个“双11”收件高峰期,有人一天收了24个包裹,丈夫哭晕在厕所;也有很多人在网上晒出物流信息,吐槽包裹出现异常——还没发货的,运错省份的,包裹被困在派件员手里的……狂欢后的人们陷入普遍的焦灼等待。

  2009年,第一个“双11”到来时,快递公司被成倍增长的包裹量打得措手不及,频频爆仓。十年过去了,购物狂欢后的包裹异常仍然存在。业内人士表示,从2013年开始,爆仓现象鲜有发生,但是,猛增的包裹量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快递效率。

  尴尬遭遇

  派件高峰期不一样的异常

  包裹发出第三天却还停在发货地

  成都市民刘小姐加入了“双11”的狂欢,到了收货的时候,她却开始烦躁了。截至14日,她有3个包裹没发货,1个包裹的物流信息显示已经发出三天了,却还停在遥远的发货地杭州。

  “来不及发货就算了,这发出去了咋迟迟不走呢?”物流信息显示,她的包裹早在12日就已从杭州发货,但现在仍待在杭州。“客服说,他们早就给快递了,是快递发货比较慢。”

  包裹经过家门口却被送到隔壁省

  与刘小姐相比,成都网友“红药糛”的遭遇则让她哭笑不得。她的包裹11日从武汉发出了,13日上午7点,包裹顺利抵达成都。眼看着要收快递了,两个小时后,物流信息却显示包裹到了贵阳,当晚又一路被送到了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

  “我想快点收货,都到成都了怎么又走远了?”这名网友并没有去质问客服,拥有多年网购经历的她猜测,应该是分拣信息弄错了,她只能耐心等待。

  同城三天没送到“包裹异常”了

  家住成都市郫都区的杨先生,买了从同城发货的商品,包裹12日就到了他家附近的快递站。本以为自己会成为最早收到“双11”战利品的人,可是包裹至今还待在派件员手里,物流信息显示“包裹异常”。

  “第一次查,我前面排了218个待派送包裹,后面再查却变成347个,怎么会越排越多呢?”目前,杨先生的包裹仍是异常状态,包裹都到了家门口,他却不知道何时能拿到。

  业内分析

  应对“双11” 快递公司还需提升软硬件

  听了三名网友的遭遇,国内某知名快递公司工作人员梁先生分析,问题出现在发货、分拣、派送三个环节。

  “包裹迟迟没发,可能是快递公司限流了,这是为了避免爆仓。”梁先生说。2009年,第一个“双11”购物狂欢节到来时,谁都没想到包裹量会增长那么多,各地快递站发生爆仓。之后,各家公司都会在“双11”之前做调研、预判、准备,避免类似情况发生。根据承受能力限流,就是其中一种方法。

  对于分拣错误和派送不及时的问题,梁先生认为,快递公司一方面需要充分利用科技手段,提升分拣的效率和准确度,另一方面则需要提前准备足够的场地和派送人员,应对激增的包裹量。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曹菲摄影报道

  “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作为当代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而作为体现中国智慧与中国速度的一张闪亮“名片”,中国高铁更是走出了国门,赢得了世界赞誉。

  在中国高铁事业飞速发展的背后,有那么一群科学家不舍昼夜,辛勤奋战,攻克难关,不断擦亮着高铁这张“国家名片”。他们之中,就有北京交通大学教授高亮——这位不久前刚刚获得“2018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的铁道科学家,脚踏实地做好科学研究,仰望星空遨游知识海洋。他带领着一支年轻的团队突破一项项核心技术,用初心与坚守当好高铁“铺路”人。

  脚踏实地 做好光膀子的科学家

  提起高亮,不能不提到一项核心技术——无缝线路(即无缝轨道)。无缝线路是铁路技术进步的重要标志,是轨道结构近百年来最突出的改进与创新之一。尽管国内外早已开始研究无缝线路,但大多针对普速、有限长的无缝线路。如何针对我国气候及地质环境的复杂性,保证高速铁路几百或上千公里无缝线路的强度、稳定性、平顺性成为一个难点,也是其他国家铁路发展中从未遇到的挑战。

  “从实际情况来说,无缝线路巨大的热胀冷缩效应,处理不好就得留缝,而哪怕是几毫米的缝隙对于高铁来说都是非常可怕的。在高速下遇到缝隙,车就会蹦起来,可能会直接造成高速列车脱轨等重大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设想。”高亮介绍道。

  为此,高亮和团队成员在国内外专家研究的基础上,结合我国铁路六次大提速以及高铁建设的重大需求,承担了当时铁道部的大量课题,对无缝线路如何保证稳定、强度,怎样提高不同结构的力学均衡性、线路的高平顺、高稳定性等做了大量试验和理论研究工作。

  2008年,全长超过1300公里的京沪高铁开工建设。这条长长的铁路设计有不少长大桥梁,长大桥梁与路基连接处要使用一种无砟轨道梁端锚固装置,这是一项国外铁路专有技术。但是在京沪高铁建造时,专家们却发现这种结构与当时的施工状况存在严重偏差,不仅会造成严重的工程浪费,工期还会受到影响。

  情况紧急,临危受命,在京沪高铁公司的大力支持下,高亮团队经过深入研究后,为京沪高铁设计出国内首创的双柱型端刺结构系统,这一成果被证明更为合理、更为实用,可以更好地适应高速铁路长大桥无砟轨道无缝线路结构。最终,这项研究成果从试验段推广到了京沪、沪昆等高铁线上,不仅保证了高铁建设的质量与工期,还为国家节约了经费,仅京沪线就节约了至少2亿元。

高亮: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高铁“铺路”人

高亮和团队成员在一起。北京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供图

  犹记得在京沪高铁上不断研究试验的日子,高亮带着团队顶着炎炎夏日,光着膀子干活。高铁工地常在荒郊野岭,毫无遮挡,地面温度超过40度,铁架上的温度则高达60多度,高亮却只管顾着带领团队埋头苦干。那时,他对团队成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的工作必须脚踏实地,来不得半点疏忽。”

  仰望星空 当好青年团队带头人

  如今,高亮已经和铁路打了近30年交道,早就与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高亮看来,要想让中国的铁路技术更好地发展下去,必须加快人才培养,给年轻人更多发展机会和平台,为中国铁路事业培养好后备人才。

  高亮的团队很年轻,大部分成员是“80后”、“90后”。团队有一个名叫“高老庄”的200余人的微信群,其中,仅高亮培养的研究生人就有130多人。许多学生毕业后成为了各自单位的主力军,在中国轨道交通的事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正是带领着这样一支队伍,在高亮牵头下,2007年,北京交通大学成功申报道路与铁道工程国家级重点学科。十余年过去,北交大道路与铁道工程学科始终在国内名列前茅,尤其在铁道工程方向更有独到的优势。这样一支精英团队也是首批进入“2011计划”“轨道交通安全协同创新中心”的核心团队,“科技北京”百名领军人才团队,并成功入选国家创新推进计划——科技部重点领域创新团队。

高亮:仰望星空、脚踏实地的高铁“铺路”人

  高亮获得“2018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北京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供图

  今年年初,高亮和他的团队凭借《复杂环境下高速铁路无缝线路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该项目采用产学研联合攻关,形成《铁路无缝线路设计规范》等国家及行业标准7项,出版著作6部,论文200余篇,申请发明专利29项,获得实用新型、软件著作权25项。成果依托设计规范、智能软件等应用于国内几乎所有高铁中,并在多条国外铁路得到广泛应用,有力支撑了我国高铁的快速发展及“走出去”战略的实施。

  “青年人是提高科技自主创新能力的生力军。”高亮说道,“我们要给青年人一个能够静下心来做研究的环境,给他们更多激励机制、鼓励政策,引导青年们在最有冲劲儿的时候,为国家科技发展做出贡献。”

  坚守着心中的梦想,仰望着头顶的星空,脚踏着坚实的铁轨,高亮和他的团队仍在不断探索,不断攀登……

原标题: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都有谁在用?

每次车行长安街,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总要向人民大会堂行注目礼。你懂的,在关注时政的人们看来,人民大会堂具有足够的分量。

△ 人民大会堂示意图

而讲到分量,政知君觉得,有一堂三厅不得不提:一堂,就是万人大礼堂;三厅,是一楼的东大厅、北大厅,还有三楼中央大厅。

其实,很多人会把中央大厅称之为“金色大厅”。每年两会,总理记者招待会都在这里举行,也是最广为人知的用途和场合。

谁给它起名?

金色大厅的确名副其实,其装修风格金碧辉煌,气派非凡。

但是,它为啥叫金色大厅?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没查到正式的官方资料,很多解释倾向于人们慢慢的约定俗成这么称呼。

金色大厅层高14.5米,共分两层,总面积有3300余平方米,周围分布着河南厅、重庆厅、澳门厅、万人大会堂、小礼堂等。

政知君每次走进大会堂,都会找不着北。不过有一点还是记得住的,三楼小礼堂一出来,便是金色大厅。每次去小礼堂开会的人们,都会抽空到金色大厅转一转,或者感受一下金碧辉煌,或者欣赏四周悬挂的巨幅画作。

50年后再装修

始建于1959年的“金色大厅”原本并不是现在的模样,2009年两会结束后,金色大厅经过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炜钰重新设计,于当年8月竣工。

王炜钰是林徽因的表妹,她已经承担过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大厅以及人民大会堂香港厅、澳门厅的设计装潢任务。

根据她的设计,“金色大厅”要把中国传统装饰风格和西洋古典建筑风格相结合,在灯光、音响等方面也会更现代一些,但装饰上传统的东西比以前要多。

负责具体施工的是深圳一家企业,“金色大厅”是其在人民大会堂进行的第4个改造装修工程项目,此前包括人民大会堂国家接待厅、江西厅、云南厅的装修。为6000平方米的大厅维修耗时5个月,施工很细致,具体到选材上,如墙面的大理石,是伊朗的“白玉兰”,大板4000平方米、异型材1000平方米,用了三个月时间加工完成,令“金色大厅”四壁生辉。

据业内人士评价,工程细节处理得非常好,比如所有插座全都隐蔽在墙内,在大厅里看不到一个插座,墙面完整漂亮。所有地插也均摆放在安全位置。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经过装修,金色大厅更具“金色”的特点:此前,整个大厅由20根白色大理石柱子构成;经过装修,整个大厅由20根雕有金色祥云图案的朱红漆金石柱撑起一片富丽堂皇的天花藻井,厅内雕梁画栋,挑檐飞角,尽显中国建筑的尊贵典雅。

领导人与金色大厅

如果您经常看《新闻联播》,肯定会注意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时要接见参加会议的代表,与他们合影留念。

问题来了——他们在哪里接见、合影?

政知君援引一段某位曾受到领导人接见的人士的回忆:

“我和大家一起乘车来到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获奖代表按合影队列排好。9点30分,只见中央领导微笑着向我们走来。他从队列的左边向右依次握手,热烈的掌声如潮水般涌动着,金色大厅变成欢乐、幸福的海洋。”

除了领导人与大家合影,金色大厅最广为人知的场合是全国两会,一些重要新闻发布会会在金色大厅举行。

2010年3月,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这是政协新闻发布会首次进入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

△ 政协新闻发布会首次进入金色大厅

据介绍,由于关注度高,报名采访的记者人数众多,移师金色大厅可以让更多的记者进入现场进行采访。

规格更高的是两会结束后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从1993年起,“两会”期间总理记者招待会就常态化、制度化了。每年“两会”召开时,这个大厅都会成为中外记者关注的焦点,总理记者招待会通常安排在这里举行。在这样高光的时刻,金色大厅也留下了很多经典记忆。

金色大厅很忙的

毕竟每年的总理记者招待会只有一次,那么,其他时间都谁在使用金色大厅?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其实金色大厅的用途多种多样。例如↓↓↓

国宴、联欢

2009年11月17日,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宴会欢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这是金色大厅在外事活动中的高光时刻。国宴,也成为这里的招牌。

△奥巴马在金色大厅

此外,中央也多次在这里举办联欢活动。如2005年、2010年的元宵联欢晚会,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都赶到这里,与首都知识界部分知名人士欢聚一堂,喜庆佳节。

△ 领导人到金色大厅与大家欢度元宵

人大会议

金色大厅在全国人代会期间被使用,在平时也可能被人大的会议使用。比如2015年,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就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就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

△ 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

各种各样的会议和活动

多种多样的会议和活动是金色大厅的一项常见活动,政知君就曾多次在金色大厅参加会议。这样的会议,有官方规格非常高的会议,比如2015年10月,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最高领导人发表主旨演讲。

也有地方来北京举行的会议。比如2010年1月,“推进科学发展加速安徽崛起”座谈会在金色大厅举行,长期以来一直关心支持安徽发展的在京皖籍和曾在皖工作的领导和朋友欢聚一堂,省领导通报安徽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 非官方活动也能办进金色大厅

有颁奖活动,2015年10月,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授奖仪式——《圆梦中国德耀中华》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当然,随着时代变化,也有一些非官方的活动得以在这里举行。

演出

演出是金色大厅的一项常见项目。比如2012年12月底,德国广播交响乐团带来的“金色大厅”新年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

△ 金色大厅里的演出

2016年首届人民大会堂京剧名家名段新年演唱会于金色大厅上演。维也纳春之声交响乐团新年音乐会将于2017年12月30日到31日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演出,票务网站上还提供了座位图,注明了是在金色大厅。

需要注意的是,使用金色大厅也需要审批,据介绍,人民大会堂有专人负责对外租用手续的审批。

来源:政知见微信公众号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北京首都机场大面积航班延误红色预警

北京今天(21日)出现全市范围的降雨天气,气温下降明显。受降雨影响,今天11点,首都机场大面积航班延误黄色响应机制升级为红色响应机制,部分进出港航班出现延误或备降外站。截至13点40分,首都机场执行进港航班438架次,执行出港航班410架次,取消航班19架次,受天气影响备降外站航班2架次,南苑机场受天气影响备降外站航班2架次。

首都机场航班计划变动较大。要出行的旅客可以通过多种渠道了解航班信息,合理安排出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